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轰出】冬日玫瑰(1)

※无个性社会设定 架空

※轰焦冻Ax绿谷出久O

※私设满载的ABO社会设定

 

年龄操作有 OOC

冬天到了,从海上吹来的暖风在这冰冷的空气中凝结成雾。弥漫在这座几乎全年都被阴云笼罩的城市里。

他几乎走不动路了。

像是溺水一般,寒气灌进他的肺里,让他身上的所有血液凝结成冰块,刺痛他幼小的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这个冬天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寒冷了。

左脸的炙痛依旧像是恶魔的诅咒一般吞噬着他心中仅存的那一丝光亮,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离开这个地方,他要离开那个人。

层层阴云间他看见几道闪光,紧接着就是隆隆的雷声——

下雨了。

雨水打湿了那双不适脚的鞋子,脚步变得如生铁一般的沉重。在这场雨中,他终于停下了逃离的脚步。

年仅5岁的孩子,带着他最悲哀的梦魇靠在这座冰冷城市的街角,沉沉地睡去了。

———————————— 

绿谷出久捡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天正下着大雨。

他看见路灯下有一团黑色的影子,以为是有人受伤了,便连忙上前问询对方的情况,上前一看才发现是一个孩子。

孩子的皮肤很白,在雨中抱着小小的膝盖安详地睡着。

绿谷心想着估计是哪家被父母惩罚的孩子,便蹲下拿伞遮住自己和孩子,温柔地唤道:“你是哪家的孩子啊?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孩子没说话,绿谷伸手摸了摸他的肩膀;孩子的左脸覆着几条绷带,被雨水冲刷过的绷带散开,露出红紫色的狰狞创口。

绿谷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手放到了孩子的额头上。

他在发烧。

绿谷连忙把自己身上的毛呢大衣脱下来把孩子裹在里面,抱起来就往两个街区外自己的住所跑。

雨越下越大,雨伞在这样的大雨中对于两个人来说实在是太过狭小。绿谷把伞前伸确保孩子不会被雨淋到,然而自己的后背却被雨伞流下的冬雨完全打湿。但是此时的他顾不上这些,他知道要是自己要是跑得再慢一点他怀中的男孩就会死。

也许把这个孩子带回去芦户小姐会和往常一样骂他多管闲事,但是他实在是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一个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流逝。

更何况,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新买的皮棉鞋已经完全湿透了,可是他的脚步没有迟疑。他的每一步都溅起街边的积水,伴着雨声在这座城市的无人的街道回荡。

———————————— 

绿谷回到了这座自己生活了7年的宅邸,意料之内的被同住在这座宅邸内的友人训斥了。

绿谷顾不上解释,把孩子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内拜托芦户给他找一件干净的衣服,生起自己房间的炉火让他暖和起来。而自己则连忙跑到客厅接通家庭医生饭田的电话。希望他能够来看看这个孩子。

绿谷挂了电话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孩子已经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躺在他的床上。

房间里的火炉烧着,几丝火光照亮了孩子的脸。

如果忽略那块恐怖的创伤,孩子有一张美丽的无以复加的脸。

他的皮肤很白,在这个世界这是上等人的象征。

绿谷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这也意味着他注定只能在最底层徘徊。

人生来不同,在这个世界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绿谷为孩子整好被子,就听见门口传来了机械而急促的敲门声。

是饭田。

绿谷连忙跑到门口,接过饭田手里的雨伞,帮他把斗篷挂在门前的衣帽架上。

饭田道:“孩子呢?”

“在我的房间。”绿谷道。

“家主呢?”饭田问道,“他知道这件事吗?”

“少爷他……还没回来。”绿谷回道,“这次,是我……私人的,请求。”

“……带我去看看。”

饭田提着出诊箱走进了绿谷的房间,他曾经当过兵,走路的脚步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实在是有些嘈杂。

芦户正坐在床边帮少年擦拭身体,听见饭田的脚步声,皱了皱眉,小声道:“小声点,会吵醒他的。”

孩子在温暖的房间里稍微恢复了一点意识,闭着眼睛像是做了噩梦一般不安的轻摇着脑袋。他还在发烧,头脑昏昏沉沉的,四肢没有力气。

饭田上前查看了少年的伤口,问道:“你在哪里见到他的?”

“就在附近,维恩街的交叉路口。”绿谷道,“我看他坐在街角淋着雨,就带回来了。”

“年纪太小了,绿谷君。”饭田推了下眼镜道,“这个年纪和身体状态,我不认为他能够挺得过去,你要做好准备。”

“可是……饭田君,你可以给他开点药,先看看?”绿谷焦急道。

“发烧是一回事,感染是一回事。”饭田道,“我可以给他开点感冒发烧的药,但是我不能保证他能挺过去。”

“饭田君……”绿谷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他理解饭田。他和饭田认识了四年了,他最固执死板的地方刚好也是他最可靠的地方。而现如今,他给这个孩子下了死亡判定。

饭田看见绿谷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明天我也会过来看看的。”

“谢谢。”绿谷覆上饭田放在自己肩上的手,道。

——————————————

那夜绿谷一夜未眠,给孩子喂了饭田留下的药水之后,他坐在一边看着男孩的睡颜。

他的眉头紧皱,这本不时应该出现在这个年纪孩子的表情。

这让绿谷感到心痛。

芦户中途过来给绿谷送了一件新的外套,对他说道:“这个孩子能被你捡到已经是最大的福气了,上帝不会就这样让他离开的。”

绿谷点头,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他是多么希望芦户说的是真的啊。

他不知道是谁伤害了他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伤疤,让他在这种天气穿着单薄的衣服穿行在冰冷的街道然后昏睡在这场无情的冬雨中。

但是他想要这个孩子活下去。

孩子的衣服放在一边,黑色的斗篷,看起来对于他来说有些太过宽大了。

一双夏季穿的木底短靴,上面沾了几抹鲜血。绿谷掀开被子看了看男孩的脚,上面分布着不少已经挤破的血泡。

在这对衣服里那件浅色的衬衫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是这个孩子全身上下唯一合身的衣物。这件衬衫做工精良,花边褶皱精巧细致一看就价值不菲。

绿谷心中有了无数有关于这个孩子身世的猜测,可是终究找不到答案。

壁炉里火光摇曳,却没能温暖这房间里两人的心。

———————————

第二天下午饭田如约再次来到了这座宅邸,他本想在晚上来,哪知在下午的时候接到了芦户的电话。

那个孩子从今天上午开始发烧的愈发厉害。

饭田走进宅邸,穿着大衣就走进了绿谷的房间。只见站在一边红着眼眶看着自己的绿谷,还有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孩子。

“已经感染了。”饭田道,“伤口本来进行过很好的处理,但是昨天淋那么一场雨……”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绿谷无力道。

“……没有了。”饭田道,“一般意义上来说。”

“……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绿谷看着饭田,那双总是满盈着温柔光芒的眼睛里此时满是疲惫,暗淡和绝望。

饭田见他这样,也相当难受,但是他毕竟是一名医生,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

饭田冷静道:“如果用那种新药的话,应该还有一定存活的可能性。但是那是违禁药……我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

“只要能够救好他,怎么样都可以。”绿谷握着拳头道。

“如果被发现了的话你我都要受刑。”饭田犹豫道。

“有什么问题全部由我来承担。”绿谷道,“只要你能救好他。”

“容我拒绝。”饭田道,“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好友因为一个不明来历的小鬼去坐牢?”

饭田拿起出诊箱就往外走。

“可是你我都不是见死不救的人!!”绿谷在屋内大声道。

“……你在难为我。”饭田道。

“哪怕有一丝希望……请不要放弃他啊……”绿谷哭泣道。

 

—tbc—

 

下一话传送门→【2


写在后面

尝试了很不擅长的题材,感觉写的好狗血(躺平)

大概年代是近代的英伦什么的但是逻辑姓名都还是日本(……)

想自由的写这篇~也就是放飞自我。

所以这篇是个元素特别多的文,又是ABO又是英伦又是执事又是……(闭嘴)

不定期更新,打了作品TAG方便大家追文

这篇没大纲的所以怎么发展我自己都不知道欢迎大家来奶剧情啊说不定能成真

大概就是一个爸爸奶孩子然后养出了个很不得了的家伙的故事(喂)

补充:咔酱后期会登场,有误会剧情但是请不要刷胜出相关,这篇是轰出嗯!

评论(15)
热度(123)
  1. 南🌸冰糖绿茶饼干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转载了此文字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