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南🌸冰糖绿茶饼干:

这几天沉迷姜饼人。
脑补了一下小男孩们是姜饼人会怎么样。


久久是抹茶奶油饼干,甜甜的但是有一点非常有存在感的苦涩和清香。
轰轰是白巧克力夹心饼干,夹心是草莓的。
咔酱是榴莲压缩饼干,硬硬的,有很浓的榴莲味儿。


久久应该不是自己主动入坑的,可能是时髦的上鸣濑吕他们为了友谊跑拉进坑里的。久久不太玩游戏,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入坑了。


轰是因为久久入坑的,看到久在玩游戏随口问了
“你在玩什么游戏啊?”
“跑●画饼人”
“好玩吗?”
然后就入坑了。
没事的时候经常和久久一起双人友谊跑。
一般来说久负责上线他负责下线,完成阶段任务的时候意外的会发笑脸表情,久觉得这...

查看更多

南🌸:

绿谷和轰吵架了,不是什么大事。


交往之后的日日夜夜总会有点磕磕碰碰,绿谷也明白,只是看着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背影,心里也不是滋味。


恰逢这晚家里停了水,绿谷打开了家里所有的水龙头都没接满一脸盆。无奈地在玄关拿了钥匙出门买水。


出门前他看正对着他的轰,轰也看着他,两人的的视线交汇,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微妙的尴尬感。


“那个……我,出去买水。”


“嗯。”



绿谷走在去最近的便利店的路上,这时已经快九点了。


街区的路灯都很暗,照在人行道的地砖上印下无力的影子。


绿谷抬头看天,天很亮,灰色...

查看更多

合集我做好了。
按照cp和篇幅做了分类~
转载文章没办法加入合集所以新文没办法在这个博客做合集了。
以后应该也是在 @南。搬家结束啦!!! 发文后转载到这里。

但是不得不说合集是个好文明

查看更多

【轰出】爱情万花筒(1)

没错,又开新坑了(¦3[▓▓]这次会填,不会咕咕咕。求关注新号 @南。搬家结束啦!!!

南🌸冰淇淋四季春:

*小说家轰×画手久

* æ— ä¸ªæ€§ç¤¾ä¼š å¹´é¾„操作有 å¹´ä¸Š

*OOC极了  æ–‡ç¬”不好(土下坐)

*真的 çœŸçš„ çœŸçš„ éžå¸¸è€å¥—的恋爱轻喜剧 æ’žæ¢—致歉

从静冈到东京,150公里,坐新干线的话2个小时的车程。

绿谷在火车上抱着书包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列车就已经驶入东京站了。

他是为了轰焦冻上京的。

尽管这时候对于他来说这个名字还太过陌生,但是他...

查看更多

【胜出】金鱼

是新文,发文在新号,求关注 @南。搬家结束啦!!!
南。搬家结束啦!!!:

*胜出 æ—¥æœ¬å¤ä»£æž¶ç©ºè®¾å®š æ— å…¶ä»–CP

*OOC极了 æ–‡ç¬”不好(土下坐)

*1000fo点歌 æ¢—源: @老猫脸 

BGM:まりか-Lil' Goldfish


如果有可能希望大家听着bgm看这篇文,意外的还挺重要的



父亲谋反的事情终究是败露了。

自裁安排在昨天,绿谷却没能回到那座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宅院。

父亲尸骨未寒,身为嫡子的绿谷还没来得及回乡悼念便被发配到京城作为使者传达家族最苦痛的歉意。...

查看更多

南。搬家中:

(1)300fo感谢!!
谢谢换号后还愿意fo我的各位!
旧文基本上已经全部发完拉!这几天会有新文👌
晚一点打算开个抽奖,让我想想抽啥~

查看更多

放课后完售之后多了两本,你们还有人想要的吗?
要的话留言或者私信。
就两本,我头脑一热可能两本都没有了😂

查看更多

胜出十月会印恋爱回声,如果我来得及的话。
不过因为性质是送朋友的所以不会通贩。
新号500fo的时候会抽一两本应该?

南。搬家中:

悄悄问一下,
如果我搞本轰出无料或者小料你们会有人要么
我就问问


查看更多

来唠嗑吗?

南。搬家中:

今天和同学聊了一下我写的东西,那种纯圈外的同学。
大概她说感觉我写东西的调调给她一种波澜不惊的感觉,并不是说不好,她觉得还挺喜欢的。但是怎么说呢,我给她看的是《没有明天》和《梅酒》这两篇。
我个人觉得这两篇的风格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所以得到这样的反馈还是有点吃惊。
刚刚和菊菊聊了一下,菊菊觉得我变化还是挺多的,我自己也的确一直在尝试写各种各样不同的东西。
一方面是自我挑战,一方面是,一直写一样的东西真的非常无聊……并且我是那种万事以体验为重的人,我喜欢写季节,喜欢写植物,喜欢写很多个人的体验,例如触觉,嗅觉什么的……其实硬要说的话情感线也是这样。所以写了很多求而不得...

查看更多

【轰出】梅酒

是新文~以后应该都会这样发了应该。求一波新号关注→ @南。搬家中 

南。搬家中:

*轰出 æ—¥æœ¬å¤ä»£æž¶ç©ºè®¾å®š æ— å…¶ä»–CP

*年下  HE

*OOC极了 æ–‡ç¬”不好(土下坐)


1

院里生着一棵梅树。

自轰来到绿谷家的第一天开始,它就在那里,作为这座朴素的宅院里唯一的装点。

轰来的时候是初春,冬寒尚还残留在空气中。那树梅花正开着,绿谷便站在那树下望着那墨色的梅枝。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师父了,”墨绿色头发的男人穿着墨蓝色的羽织,温柔地微笑着,“请多多指教。”

少年看着...

查看更多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