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轰出胜】放课后最喜欢的你(24)

※无个性社会设定架空年龄操作有

※大三角  应该是甜

※实习生轰→班主任绿谷←DK卡

※OOC 文笔不好(土下坐)

※※撞梗致歉

前回:【目录列表】

 

BGM:柴田淳-东京

 

本回轰主场。

 

那年圣诞,轰送了绿谷一双红手套。

他不是没有想过送更加贵重的礼物,但是当他握起绿谷的手的那一刻,那双手上细小但是冰冷的红点让他做出了这个决定。

看着绿谷收到礼物时的笑容,轰喝了一口杯中的热可可。

似乎有什么情感随着这温暖而又醇厚的甜香一道进入了他的口腔,然后顺着喉管一路流进他的心里。

那夜绿谷家客厅的灯是浅黄色的,很适合冬天。

——————————————

圣诞是寒假的开始,但是却不是工作的结束。

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即将到来,事情一下子多了起来。

轰去绿谷家的次数在这两个月内直线下降,其间下了几场雪,大片的雪花落下来却终究不及初雪那天的动人。

在去大学的电车上有人开了窗,冬天寒冷的风从窗户的缝隙灌进来吹在轰的脸上。

把口罩戴得更高,轰看向窗外。

他想绿谷了。

电车颠簸,加重了深夜撰写总结带来的困倦。

上一次如此的思念这个人的时候樱花树的叶子还没落,而此时深冬的风中,目所能及处皆是那高大肃穆的银白色树干。

“樱花开的时候又会怎么样呢。”他问自己,然后靠在窗户上睡去。

——————————————

那天晚上轰回到家,从橱柜里拿出准备好的碗面放在饭桌上。

厨房里热水器发出不小的声响,这样的晚饭已经持续很长的时间了。

不是没尝试过自己做,但是每每都以失败告终。坐在饭桌前看着笔记本电脑发呆,论文写了一半,硬生生地卡住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才能更好地阐述自己的想法。

一边PAD上市场动态更新也让他头痛,虽然有轰炎司的数据可以参考但是他始终还是没办法对那个男人做到完全的信任。

家里只有饭厅开了灯,在周遭的黑暗中轰焦冻觉得有那么一瞬所有的空气都凝固了,呼吸也因此变得困难。

灯光是乳白色的,却不带给他温暖的感觉。

这个时候远远地传来脚步声,随即是小心翼翼地敲门声。

“轰君?”绿谷的声音:“你在吗?我看着饭厅灯亮着就想过来看看……”

轰连忙走到玄关,把门打开。

绿谷穿着冬天的家居服,站在自己家门前打着哆嗦,见自己开门了露出一个笑容,道:“我妈问你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她说你这么多天没来怪担心的,还以为我们吵架了。”

“前辈先进来吧,”轰道:“外面冷。”

“好。”绿谷虽然还有所顾忌,但是无奈外面实在太冷,从轰家鞋柜里找到自己常穿的拖鞋就走进了饭厅。

轰在厨房给绿谷倒了杯热水,递了过去,道:“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抱歉。”

“有什么好抱歉的啊。”绿谷抿了一口热水,被烫到,吐了吐舌头把杯子放在餐桌上上。

餐桌上还没打开包装的碗面吸引了他的注意,绿谷问道:“轰君,你这几天吃得都是这个?”

“……偶尔会叫外卖。”轰道。

“这样可不行。”绿谷说着拉着轰的手腕就往外走,又道:“吃好了才有力气干事情不是。”

轰被动的被绿谷拉着,在玄关拿了钥匙,连鞋都来不及换就被绿谷拉出了房门。

在路灯的照耀下,他看着绿谷拉着他手腕的那只手,上面的红点淡到近乎已经消失。从手心传来的温暖正是他所怀念的感觉。

那天也是这样,这个人走进他的房门,然后自顾自的把自己拉出自己本以为摆脱不了的泥沼。像是拯救人的英雄一样。

但是这是一个很过分的英雄啊,轰焦冻有时候会这样想。

他无自觉的好意最终在自己的心中生根发芽,最终成长为最猛烈的爱意时刻包围着自己的一切。

然后变成他的整个世界。

—————————— 

在那之后轰每天都会来绿谷家吃饭,然后抱着电脑在绿谷家的餐桌上开始看自己整理好的参考文献。

绿谷在厨房里收拾碗筷,转头看着坐在那里带着金属边框眼镜的轰觉得他比圣诞的时候的确是瘦了不少的。

饭厅的灯光并不明亮,绿谷有建议过轰去自己房间的书桌上写,却被拒绝了。轰说他喜欢坐在这里的感觉。绿谷虽然觉得不理解,但是既然轰已经这样说了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引子上午和社区的朋友们去爬山了,回家后吃了饭就早早睡下了。

房间里很安静,除了碗碟碰撞的声音没有别的声响。

绿谷打扫完厨房后走到饭厅,看见轰趴在饭桌上。

刚想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走上前看见轰戴着眼镜,右脸靠着手臂,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的确是瘦了。

不明亮的灯光没办法掩盖轰眼下的倦色,绿谷想起两个月前自己去找轰时他的那张让人心疼的脸。

“最近太累了吧。”绿谷感叹着,从房里拿了一个小毯子盖在轰的身上。

看着轰的睡颜,绿谷想起轰刚来学校的那会儿,自己明明和他说了不用等自己,哪知他一个人坐在走廊上等着等着就睡着了。那时自己就觉得这个后辈有点奇怪,但是那天的夕阳很美,黄昏的光打在他的身上让绿谷不忍心打搅。

自己后面的确是发脾气了,但是却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后辈要这样做。

轰做的事情有太多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件让他产生过讨厌的情绪。

绿谷坐在轰身旁,想起了很多事情,在这几个月里和轰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

绿谷想起初见时他打开窗微风拂起的那缕发,想起一起走出校门时夕阳下康乃馨的香,想起一起吃拉面时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眼睛,想起地铁里环绕着自己的那个怀抱——

还有在初雪里带给自己温暖的那双手。

绿谷的脑中一片混乱,终究没有触碰足以解答他的一切疑问的答案。

———————————————— 

终于熬到了三月,轰论文交上去的那天他买了一大盒高级荞麦带去了绿谷家。

这段时间他向引子学了怎么做荞麦面,终于得到了机会大显身手。

可惜的是引子那天不在家,轰和绿谷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吃的不亦乐乎。

“前辈,下周末有时间吗?”

“有啊,怎么了?”

“我的毕业式,想请你来参加……”

绿谷当然是拒绝的,但是在轰的强烈要求下绿谷还是穿着正装在那天出现在了毕业式的会场。在周围中年家长的包围下他年轻的面孔显得非常的突兀。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在露天的会场照着,所有人的脸上也都露着暖春般的笑。

绿谷找着自己应该站在的方队,远远的他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红色的头发格外引人注目。

是轰的父亲。

“我见过你。”男人道。

“是……是的。”绿谷汗颜道:“您好。”

“他很看重你,”轰炎司看了他一眼,道:“请你来毕业式。”

“啊……嗯……”

“哼。”轰炎司眼中满是轻蔑,但还是继续说道:“那小子最近怎么样。”

“轰君吗?”绿谷紧张地随口问道。

“不然还有谁?你是傻子吗?”轰炎司一边说着,双手抱胸居高领下地看着场地中心的礼台。

“抱……抱歉。”绿谷连忙道歉道:“轰君他挺好的,最近。”

轰炎司看了绿谷一眼,便不再说话了,一双蓝色的眼睛注视着轰从礼台的一侧上台,拿起舞台中央的话筒开始他的毕业生代表讲话。

轰炎司一直站到了轰从校长手中拿到了象征毕业的书卷,他抬头像是看天,又像是在思考。然后转身离开了。

绿谷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里面的情感太过复杂,复杂到自己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词才可以完全的表述出来。

他想对这个男人说些什么,他走的愈远,这种愿望也就愈发强烈。

“在这半年里他成长了很多。”绿谷对着轰炎司的背影道:“他在努力的超越您。”

“他做得到就试试看。”安德瓦没有回头,却停下了脚步,道:

“不要告诉他我来过。”

—————————————— 

毕业式结束后,轰穿着学士服走到绿谷身边,道:“结束了,可以回去了。”

绿谷看着轰,想起轰炎司离去的背影。

“刚刚……”

“嗯?刚刚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绿谷看着轰那双漂亮的眼睛道:“我们回去吧。”

“好。”

两个人并肩走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春天已经到了。

街边的樱花正开着,花瓣还没开始落。

—tbc—


下一话传送门→【25】 


写在后面

 这一章是轰线收尾的一章,之后就要等结局那章了。
本来说是会字数少一点hhh但是还是爆字数啦。
第一次写绿谷对轰的一些想法,写的很舒服,写到想流泪了。
听着bgm,这就是我想要的这一章的感觉,如果有可能,吃安利嘛?
 

评论(8)
热度(107)
  1. 南🌸冰糖绿茶饼干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