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胜出】缘

※鬼神社会架空

※地狱狱卒咔x丘比特久

※ooc  文笔很差

※900fo点梗 是 @随便尖叫 老师的梗

部分设定有参考江口夏实老师的漫画作品《鬼灯的冷彻》。

人类社会有人类社会的规则,鬼神社会自然有鬼神社会的规则。

人类各司其职,运转整个社会机器运作,日复一日地生活着。鬼神世界也是这样的。硬要说有什么差异,就是他们工作的大部分都是围绕着人类的生活所展开的。

但是众所周知,现今的人类社会全球化的进程越来越快,国家与国家之间早就不是百年前那般的互相独立了。因而鬼神社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流也愈发频繁了,这本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随着交流领域的扩大,很多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

“为什么!!会——这么忙!!!”身为地狱员工的爆豪胜己坐站在他运送魂魄的院落里发出愤怒的大吼。

“有什么办法,”切岛安抚道,“最近有很多外国来的魂魄要运送到他们所属的地方去,工作量自然会变大了。”

“并且听说最近他们那边掌管姻缘的那叫什么……对,丘比特的部门,换了个领导。”濑吕道,“所以有很多丘比特来日本了哦,说是做外勤。”

“这算是非法入境了吧。”切岛问道。

“没有,欧鲁迈特那里通过了的,是合法的。”濑吕道。

“增添工作量就算了,”上鸣背着一大包魂魄出现在院子里,有气无力道,“还不帮我们分配一下的。”

“我也想要有大胸的漂亮姐姐和我谈恋爱啊!!”一边的峰田实接话道,眼里满是悲愤的泪水。

爆豪本就心情不好,听着自己小组的组员不干活在一边叽叽喳喳愈发地暴躁起来。

“吵什么吵!!!去干活!!!!!”爆豪对着身后的几位怒吼道。

“是——”

 

当然,忍气吞声从来都不是爆豪的行事风格,经过层层调查,爆豪小组一致认为造成自己早加班晚加班,周末加班年节加班的原因就是那对远道而来的名为“丘比特”的天使。大的反击做不到,毕竟那已经是外交事件了,但是小的恶作剧还是可以的。

爆豪和几位友人决定找机会好好的让那群性格软弱矫情的天使见识见识地狱这群日本男儿的厉害。

他们在丘比特驻扎的宾馆前埋伏了许久,终于确定了目标。

“那家伙听说是最近的业绩第一。”峰田道,“对,就是那个绿色的家伙。”

不等上鸣他们讨论怎么办,爆豪就起身上前,给了那个人一拳。

 

爆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他虽知道自己冲动,但是不至于到这个程度。只是当他见到那张长着雀斑的娃娃脸的时候,心中烧起了一把无名火。

当他的理智恢复的时候,就见那张雪白的娃娃脸红了一块,眼泪在那双绿宝石般的圆眼睛里打转,那人的眉头紧皱,又似是迷茫又似是责怪的恶狠狠地看着自己。

“你,你干嘛打我!”丘比特问道。

“没理由,”爆豪道,“打的就是你这个丘比特。”

“……”

 

高高兴兴地工作,在街上按照指示射光了自己背包里所有的剑。绿谷回到公寓的时候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人打了。

问理由?

只因为自己是业绩第一的丘比特。

这是什么逻辑?

绿谷虽然是天使,但是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天使。他可是业绩第一的丘比特,绝对不是那种不会还手的种。

俗话说挑柿子还要挑最软的捏,但是绿谷就算是柿子,也是最硬的那只。

绿谷见对方没道歉的意思,二话不说反手甩了一个巴掌在对方那张帅脸上。

对了,忘了说了,那跑上来打他的流氓长得还是相当人模狗样的。

两个人就这样在街上扭打起来,直到巡警把两人拉进了派出所批评教育。

一个丘比特,一个地狱狱卒,当街打架进了拘留所。这可不是件小事。两边的领导都很重视,把两人叫去谈话。

两人彼此相识本就不愉快,现今这个状态更是相看两厌。但是碍于阎魔欧鲁迈特和丘比特面子,两个人别别扭扭地跪坐在阎王殿前的蒲团上别过脑袋不看对方,看起来就像是打架后相约老死不相往来的小学生。

欧鲁迈特看着眼前的两个自己的得力干将互相怄气,心里也不是滋味。本想劝一劝就放他们回去工作的,却被视频电话那边丘比特的负责人相泽消太给制止了。

“他们的行为缺乏合理性,”相泽说道,“你们两个,交换工作一个月,彼此体验一下对方的难处。”

欧鲁迈特觉得相泽说的有道理,但是又想到丘比特一行人来自己作为东道主也应该做出点表示,最终实行起来就变成了爆豪协助绿谷工作半个月,绿谷再协助爆豪工作半个月,这样的搭配。

相泽没有异议,底下的俩“小朋友”反倒坐不住了。

“哈?老子为什么要协助这个家伙工作!”爆豪怒道。

“你当我想要你来啊!”绿谷回嘴道。

见两个人有又要打起来的趋势,相泽道:“你们打一次假加十天。自己看着办吧。”说着就关掉了视屏通话。留下大厅中互相拉扯着对方领子的两位面面相觑。

 

虽说两人都不愿意,但是工作毕竟是工作。

时隔多年,爆豪再次来到了人间。只是这次的他必须跟在一个看起来什么都不会的天使身边。

对了忘了说了,这个天使叫绿谷出久,爆豪叫他废久。

废久做事相当优柔寡断,看到情侣还要纠结半天,站在原地碎碎念直到对方都要离开了才反应过来把箭射出去。

这让凡事讲究准确和效率的爆豪看起来相当不入眼。

 

“喂,你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这女的明明喜欢这男的很久了,这箭你射还是不射啊。”

“就你话多,”绿谷回嘴道,“你没看到那个男人是个花花公子吗?他俩不合适。”

“哪儿不合适!!我看合适。”

“那我给你一箭你和那男的在一起喽?”

“去你丫的。”

 

“这俩关系又不好你射个屁啊!”

“你没看到那人的眼神吗?他离不开他啊!”

“……?”

“有时候爱不仅是浓情蜜意的,火药味充足的爱也是爱。爱到深处形式已经不重要了你懂不懂啊?”

“……就你懂。”

“我还就真懂。”绿谷得意道。

“切,”爆豪白了他一眼,“可吹牛吧你。”

 

时间飞逝,时来运转。爆豪在绿谷手下吃了不少苦头,绿谷到了爆豪手上自然舒服不到哪去。

从最基础的魂体搬运开始一路到数据登记,爆豪像个恶魔一样剥削着眼前这个有着漂亮翅膀的天使。

 

“喂那边那个白翅膀的,左边。”

“错了错了!!右边右边!”

“到底左边右边!!”绿谷不耐烦道。

“你猜啊。”爆豪坐在高处看着绿谷道,“别忘了运完这一堆还有那边那堆。”

“知道了!!”

 

若是说有什么福利的话,爆豪时常会带便当给绿谷。

说着“臭书呆子吃了辣死你”这样的话但是事实上味道相当不错。

对于这个举动他自己的解释是:“有这样可以做牛做马的劳动力不讲究个可持续发展当老子是傻子啊??”

对比绿谷很不以为然,但是吃着爆豪给的便当,生性温柔善良的天使表示这人要是诚心悔改还是姑且可以当做是个好人的。当然这个在之后被他自己定义为被美食迷惑后产生的错觉。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两个月就过去了。

惩罚期30天,前15天打了两次架加了20天,后15天打了一次,加了10天。两个月的朝夕相处,打打闹闹、想看两厌,在最后一天多少有了一些离别的情绪。

绿谷从爆豪的办公室里拿了自己的工作用具放回随身的黄色小包,看着爆豪。心中竟产生了几分不舍。

“那……我走了。”绿谷道,“以后多保重哦。”

“叽叽喳喳吵死人了。”爆豪扭头道,“快滚。”

绿谷因为离别而变得柔软的心绪因为爆豪这一句话荡然无存,他感觉自己会觉得爆豪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有所伤感完全是傻到不能再傻的想法。这让他有点生气,觉得眼前这个有着红色眼睛的男人不可理喻。

他走到门前,实在是气不过。这些日子日日夜夜与爆豪相处,他多少也染上了一些焦躁和嘴巴坏的毛病。他转身对着爆豪,大声道:“再见!大猪蹄子!”

“你他妈说老子什么???”

爆豪冲上前去,两人再次扭打在了一起。

 

欧鲁麦特难得休假,和月老两人坐在一起喝茶。心中放不下那两个年轻人,便拿出了魔法镜子看看两人现在的状态,哪知一打开镜子就看到两人鼻青脸肿的惨样。

“这可咋办啊。”欧鲁麦特担忧道。

“谈个恋爱说不定就好了。”月老说着,带着欧鲁麦特一起去看了鸳鸯谱。

这一看可好。

只见一条发着光的红线,早就将两人的名字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FIN—

写在后面

时隔这么久,我终于写沙雕小短篇了谢谢随便老师给的机会(激情鼓掌)

这个PARO实在是太过可爱了(打滚)

至于为什么日本地狱有月老……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评论(20)
热度(171)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