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轰出】冬日玫瑰(2)

※无个性社会设定 架空

※轰焦冻Ax绿谷出久O

※私设满载的ABO社会设定

年龄操作有 OOC

【前文】 (1)

那天饭田站在房间门前,看着窗外的雾沉默了很久。

他叹了口气,从药箱拿出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瓶。

“我只帮你一次,”饭田道,“要是没救回来你可别怪罪我。”

绿谷的眼中满盈着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针管吸入透明玻璃瓶中的液体,排出空气后扎入男童的手臂。孩童在昏睡中感受到手臂的刺痛,皱了皱眉却没有挣扎。

壁炉的火光照在这个房间里每个人的身上,这一刻像是被定格,投影在墙上。

他们所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一刻是未来很多不可思议故事的开始。

—————————— 

注射针剂后伤口感染的情况并没有明显地好转。只是高烧的温度稍有降低,给了周围所有人一些微薄的希望。

他昏睡了三天,期间饭田每天都会送来一些营养溶液,嘱咐绿谷和芦户喂给仍在睡梦中的男童。

温暖的房间、良好的照顾,男孩的苍白的脸颊逐渐有了一些血色,在第四日的凌晨,他醒了过来。

陌生的房间,简陋但是整洁。身下的木床对于他来说有些硌,但是床单底下似乎垫了一些东西,倒也不会有太多的不适感。

男童想要坐起身来,但是长时间的沉睡让他的身体没有多余的力气完成这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动作。

在他的身边用四把椅子架起了一个简单的小床,有一个人正横躺在上面睡觉。

是那个绿头发的人。

在他昏睡期间,曾有几次短时间的恢复过意识。

他知道是这个男人在雨中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知道这几天是他在照料自己。

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说他是男人似乎有些不太恰当,他有一张相当稚嫩的脸庞。

他似乎叫绿谷,此时的他正把自己裹在厚厚的被子里说着让人听不懂的梦话,远远看起来像是一个蛋卷一样。

想到这里,轰有些饿了。

房间外传来自鸣钟的声音,被子卷里的人皱了皱眉,挣扎着翻了个身。椅子很窄,躺在上面本就是极限,翻身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绿谷转了个身,彻底失去了重心,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啊,好痛痛痛……”绿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挣脱了被自己压着的被子,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椅子脚磕到的额头。

轰躺在床上看着他,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便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缓慢地爬了起来。

绿谷把被子折好放进了柜子,转身去拿自己前日放在床头柜上的衬衫的时候对上了一一双明亮的眼睛。

绿谷被吓了一跳,拿着衬衫向后退了一步,随即惊喜道:“你醒了?”

“……嗯。”男孩应道,然后尽力挪动自己的身体想要坐起身来。

绿谷见状连忙上前,道:“你等等,我来帮你。”

绿谷环住男孩的腰,让他坐了起来。又把枕头竖起来给他靠着,还帮他整理了一下被子。

“医生说你还不能受凉,”绿谷道,“如果觉得房间冷的话你再和我说,我再加一点柴火。”

男孩还没有太多力气让他发出声音回复绿谷,只是摇了摇头示意绿谷不需要再加柴火了。房间里很暖和,床头柜上也放了他可以喝的水。硬要说的话,他很饿,想找点东西吃。

肚子适时地叫了起来,男孩有些尴尬,但是还是向绿谷投去了目光。

绿谷看着床上坐着的小男孩脸红着向自己投来求助的眼神,微笑道:“你饿了吧,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男孩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眼前还穿着睡衣的男人披上外套走出了房间。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今天是他出逃的第五天。

不知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一定很生气吧。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再想回到那地狱般的世界中去。作为一个五岁的孩子他的思想似乎太过成熟了,但是本质来说他想要的不过是可以幸福快乐、没有疼痛的度过每一天而已。

男孩坐在床上,看着面前洁白的被单,他想起了母亲。他早就做好了再也见不到母亲的准备,也许这对于尚且幼小的他来说太过沉重而残忍。但是他必须要面对这一切。

他想把母亲从那座钢铁造就的牢笼里拯救出来,但是在此之前,他要活下去。

———————————— 

绿谷回到房间的时候带了一碗加了萝卜丁和时蔬的南瓜粥。切岛才刚出门去郊外,所以用的是昨天剩下的食材,不是很新鲜。

但是这是绿谷和芦户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早餐了。

作为补偿,芦户还从自己的床头柜里拿出了一小块巧克力放在绿谷端着的餐盘里。

“这个你留着吃吧,”绿谷道,“好不容易上次太太送你一块。”

“哎呀你废话这么多干什么,”芦户道,“我都吃了这么多了,吃腻了,你快拿去给小不点吧。从鬼门关爬回来也不容易,应该奖励奖励这位小勇士。”

绿谷听了芦户的话,心里也为这位幸运的男孩高兴,端着餐盘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厨房里没有很多食材了,先喝点粥吧。”绿谷道,“我不知道你的口味,实在吃不下还有芦户小姐的巧克力哦。”

男孩看着绿谷把餐盘放在床头柜上,从柜子后拿出一块折叠小桌放在他的面前,用抹布简单的擦了一下后把餐盘放在了他的面前。

男孩看着面前橙红色的粥有些不知所措。

绿谷看着他,以为他不会自己吃饭,虽然心中讶异却还是好脾气地端起碗,拿起勺子对着男孩道:“啊——张嘴。”

男孩听话地张开了嘴,把粥含入口中。

绿谷看着男孩把嘴巴张得很大,一口一口地把他碗里的南瓜粥吃光心中有种莫名的满足感。绿谷一边喂,一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焦冻。”

“那焦冻,你的爸爸妈妈呢?”

男孩看着绿谷,又看了看眼前盛满粥的勺子,沉默许久道:“我不知道。”

“那你家在哪里你还记得吗?”绿谷温柔道。

“……我不知道。”

“那天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坐在那里淋雨啊?”

“……不知道。”

绿谷还问了许多问题,男孩的回答都是不知道,声音也愈来愈小。绿谷心中有诸多疑惑,却终究抵不过眼前孩子稚嫩脸庞上的那份令人感到悲伤的神情。

绿谷决定今天暂且并不再过问有关于这个孩子身世的问题,等到他的身体恢复一些再去街上问问,联系一下周围的巡警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帮助。

见绿谷不再问下去,名叫焦冻的少年看着面前的空碗还有那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发呆。

绿谷说,这叫做巧克力。

不会是毒药吧……他心想。

之前,他也吃过不认识的人送给他的糖果,然后……

他不敢再想下去。绿谷还是坐在一边温柔地对着他笑,示意他把这块黑乎乎地东西吃下去。

男孩把它拿起来,它似乎在他的手里融化了变成了黑色的糊状液体,散发着甜腻的香味。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往往具有令你无法抗拒的外在。

轰看着绿谷的笑,心中满是疑惑……

他要杀死自己,那为什么要救自己?男孩狐疑地望着眼前绿色头发的男子,手里的巧克力还在融化。

绿谷不知道男孩在想什么,但是男孩的脸上露出了相当疑惑的表情,绿谷便道:“这个是巧克力,是很好吃的东西。”

“……”

“很甜的哦,你原来没有吃过吗?”

“……他们不让我吃甜的东西。”男孩回道。

“尝一下吧,很好吃的。”

男孩看着手中正在融化的块状物体,咬咬牙,把它递给了绿谷。

他不想死,他还想把母亲救出来,他还有活下去的理由。

绿谷看着男孩把巧克力递给自己,心中又惊又喜,道:“是给我的吗?”

男孩点头。

绿谷自然不想抢男孩的零食,但是为了接受男孩的好意,他掰下了一小块放入了嘴中,道:“谢谢焦冻。”

焦冻看着绿谷脸上满足的神情,愈发的不懂这个人了。

“也许我可以信任他……”心中有一个声音这样说道。

男孩观察了绿谷许久,发现没有异样,便也把巧克力放进了嘴里。

浓郁的甜味,像是他曾经在祭典上吃过的牛奶糖的味道,其间还有些许苦涩,但是这却让它醇厚的香甜愈发的吸引人。

轰焦冻发现自己沉浸在了这黑色小方块的味道里了,在这前所未有的甜味里,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所背负的仇恨,忘记了自己所经受过的痛苦。

没有猜忌、不用担心会被伤害,他看见有人正在他的身旁对他微笑,是那个叫绿谷的人。

 —tbc—

写在后面

卡了好几天,这篇真的会非常,非常的慢热。

今天也是没有任何ABO味道的一章呢~(被打)

但是下一话终于可以开始写粘人团子轰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篇的愿望可以完成一个了(喂)

不定期更新,打了作品TAG方便大家追文

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哪欢迎大家奶剧情(万一成真了呢)

评论(15)
热度(97)
  1. 南🌸冰糖绿茶饼干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转载了此文字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