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轰出胜】放课后最喜欢的你(终章)(27)

※无个性社会设定 架空 年龄操作有
※大三角  应该是甜
※实习生轰→班主任绿谷←DK卡
※OOC 文笔不好(土下坐)
※※撞梗致歉

BGM:平川大辅-君を想う物語

前回: 【目录列表

本回有点长,大概1W字,抱歉啦qwq

“废久,老子喜欢你。”

今晚最后一朵烟花在天空绽开的时候爆豪在绿谷耳边这样说了。

他的语气温柔却不容抗拒,像是夏夜河岸的风一般拂在绿谷的耳边,然后吹到他的心里。

绿谷连忙把爆豪推开,起身慌张道:“那……那个……结束了,我先回去了。”

“……我也去。”爆豪说着也站了起来,木屐带起地上的几根枯草。

那夜在回旅馆的路上两人都没说话,绿谷走在前面,爆豪拿着扇子走在后面看着古街两侧重新热闹起来的街市。

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绿谷的大脑愈发地混乱不堪。

木屐踏在石砖上发出的声音清脆好听,绿谷却无心欣赏,只觉得回去的路比之前来时漫长了不知多少倍。

他不知道为什么爆豪要吻他……

然后又要说出那样令人误会的话。

自己已经让爆豪讨厌到要做这种恶作剧了吗?

他知道爆豪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但是在混乱中绿谷找不到更多的理性去解释爆豪的举动;爆豪是他重要的人,是他想要守护的人,但是自己却不得不用这样的恶意去揣测他——

这让绿谷觉得痛苦。

可是如果说这不是一个玩笑呢?

那自己有该怎么面对……

路终究走到了头,在旅馆前绿谷停下脚步,缓慢试探道,“小胜刚刚……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谁和你开这种玩笑。”爆豪早猜到他会问自己,上前道,“老子是认真的。”

“可是你还小……”

“我他妈不是小孩子了!”

是啊……小胜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

那天晚上绿谷回到房间后给爆豪发了一条很长很长的短信,内容大概是青春期的少因为还在成长期年对同性产生类似爱情的情绪是正常的,虽然小胜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是还很年轻,这种事情应该要好好分辨云云……

绿谷也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心情写下这些文字的,脑子里全是自己之前读过的那些教育理论。用理论把自己武装起来,用以抵抗这场前所未有的,足以烧毁这十五年来自己和爆豪之间自己认为会永远持续下去的日常的“山火”。

短信发出去没多久,房间走廊就传来激烈的敲门声。

“别他妈把我当小孩,我对你什么感情我自己清楚!”爆豪一边敲门一边大吼道。

绿谷躲在被子里苦笑,他知道爆豪说的是实话,但是他的举动实在是幼稚得让人难堪。

那夜绿谷没有开门,闭着眼躺在床上听着敲门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绿谷想,他应该是走了。

——————————————

第二天绿谷起得很早,昨夜他没睡好。

怎么可能睡得好?

用凉水洗了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然后收拾好回去的行李。今天一大早要坐巴士回去了,自己身为老师更要早点起来去大厅待命。

绿谷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转身打开了房间的门。一抹熟悉的金色伴着走廊窗户里照进来的几丝晨阳映入绿谷的眼睛——

他看见了正坐在他房前熟睡着的爆豪胜己。

他在自己的房前坐了一夜,等的就是自己的一个答复……

绿谷蹲下,看着爆豪的睡颜。他的确是变了,变成自己不熟悉的样子,变得像是那把要毁灭他十五年以来的所有习以为常的洪水猛兽,但是他的睡颜却依旧是那样的纯净安详。

他睡着,绿谷尚且可以如这般的靠近,可是要是一会儿他醒来后自己又该怎么面对?

爆豪在等一个答案,绿谷又何尝不是呢?

绿谷从房里拿出一床薄毯,盖在爆豪身上后便转身离开了。

——————————

回去的巴士上绿谷和爆豪依旧坐在一起,爆豪看见绿谷上车,哑着嗓子道:“你昨天为什么不开门?”

“你感冒了,小胜。”

“好好回答我!”爆豪想大声地吼出声,却只发出沙哑的声音。

“……回家记得吃感冒药,”绿谷低头道,“发烧了可不好。”

“逃避是没有用的,废久。”

“……我知道了。”

————————————

绿谷回家的当晚轰来绿谷家吃完饭,轰见绿谷整个人心不在焉便想着这几天修学旅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待到晚饭吃完,引子出门散步,两个人站在水池边洗碗,轰才找到机会问绿谷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绿谷本不想说,但是心里实在是压抑,便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小胜说他喜欢我,然后,啊……突然和轰君说这个会不会不太好?”

“……无妨,”轰道,“然后呢,前辈是怎么回应的呢?”

“我还没有回应……我觉得小胜还是太年轻了,现今说什么喜欢可能只是一时的误会什么的……”绿谷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毕竟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虽说现如今也不应该把他当小孩看了,很多事情他看的比我们还要清楚。”

“嗯。”

“并且,这么多年来虽然我时常觉得小胜的很多举动我不理解,但是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我还是知道的。”

“认真、善良并且温柔,”绿谷用水冲刷着手中的碗碟,微笑道,“是个很好的孩子。”

“嗯……”

“轰君也是这样想的吗?”绿谷似乎有点高兴,接着道,“他日常表现的那么凶,我还以为你会对他有误解。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

轰一时也不知道作何回答,看着绿谷此时的表情,只好点头表示同意。

绿谷继续说道:“最开始我有想过是不是因为他太讨厌我了,所以想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什么的……但是我认识的小胜不是会做出这样过分玩笑的人。”

“如果他……是认真的呢?前辈你有这样想过吗?”轰道。

“他当然是认真的,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绿谷低头叹气道,“正因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我所不能理解的情感,这让我很迷茫。”

“他没有给我拒绝的余地,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段感情我不能接受。”绿谷道,“虽说如此贸然的拒绝一个人的爱意是不好的,但是现在的我……”

绿谷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抬头看向轰,眼睛里满是疑惑,问道:“我该怎么办……”

“……前辈是怎么看待爆豪的?”轰问道。

“嗯……亲弟弟一样的存在吧,然后就是,怎么样都不想失去的人。”

“你不想失去的,是弟弟还是爆豪这个人呢?”

绿谷愣住了,思考了一阵,才道,“自然是他这个人……”

“贸然的拒绝别人情感却又不想失去他,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轰道,“您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的逃避,终究还是要直面爆豪对您的感情的。”

轰觉得自己此时有些可笑,自己和绿谷之间的关系停滞不前,却在这里帮着身为情敌的爆豪说话。但是与其说他说的是爆豪,不如说说的是自己。

他是在为自己质问眼前这个自己爱慕了近一年时间的人,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直面自己已经足够露骨的情感。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以恋人的身份接纳自己。

两个人都沉默了。

房间里回荡着水声和碗碟碰撞的声响,绿谷和轰各怀着心事站在厨房的窗前看着墙外的街灯。

————————————

入冬没多久就听说新一轮的英雄动画展会要来了。

轰第一时间入手了两张票,准备和绿谷一起去看,绿谷自然是欣然答应。

展会很精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很好。

和去年一样,绿谷进了展厅就和变了个人一样拉着轰到处走,轰跟在后面无奈而满足地看着绿谷的笑脸。

那晚和绿谷谈心后轰想了很多有关爆豪的事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不假。

他不认为爆豪的告白是计划已久的举动,凭他对爆豪的了解他认为这句话里还是情到深处的冲动占了多数。毫无疑问,他太性急了,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话会给绿谷带来多大的动摇。但是这真的是坏事吗?

轰没办法做出评断,毫无疑问,在感情层面上自己和爆豪都太过稚嫩了。

但是从现阶段所表现出来情况分析,爆豪的举动看似给他和绿谷的关系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事实上却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性。之前他和绿谷之间的日常被打破了,那是爆豪所不满足、不想要的。在这样的现实中绿谷再也没有办法沉浸在爆豪还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领居家的弟弟的幻想中了,他必须面对爆豪已经长大,已经会像个成年人一样表达自己的爱意的人了。

爆豪在破坏一切的基础上为自己争取到了希望。

那么自己呢?

他认识绿谷已经一年了,在这一年里他努力融入绿谷的生活,和他一起走过一轮春秋冬夏。绿谷给了他从来没有拥有过的属于家庭的温暖,但是对于轰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在这一年365天和绿谷的相处里,他开始期待起与绿谷在一起的未来。他想了很多,但终究抵不过由失去绿谷的恐惧带来的畏缩不前。

绿谷在展览厅里来来回回看了好几圈,最后才和轰一起去了之前已经约好的餐馆。

去餐馆是轰的主意,用以纪念两个人相识一整年。绿谷虽然不理解轰的浪漫,但是轰的这份心意让他十分的高兴。

餐厅不大,但是看起来非常高级。轰预定的时候也只订到了非常角落的位置。两人对面而坐,服务生送上了一瓶开好的红酒和一小束玫瑰放在桌子的中间。

绿谷看着两人之间的玫瑰花束一脸疑惑,轰也没说话,眼神示意服务生退下,拿起酒瓶为绿谷倒酒。

“轰君,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绿谷连忙道。

“还是我来吧。”轰道,“毕竟是一周年的纪念,应该的。”

绿谷笑道:“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就一年了。”

“是的。”

“明年就辛苦了,我还是第一次带高三班啊……”绿谷揉了揉太阳穴,道,“现在就已经足够调皮了,明年可怎么才好。”

“说不定明年就都长大听话了。”轰道。

“也是,”绿谷叉起盘中的食物道,“毕竟青春期的孩子成长都是很快的。”

“爆豪也是?”轰随口道。

“啊……算吧。”绿谷苦笑道,“他最近倒是还蛮听话的也没怎么给我添麻烦,不如说是我经常给他添麻烦……”

“大概都是什么事?”轰切好一块肉排往绿谷盘里送,绿谷连忙摆手却终究没能拒绝。

“大概……我不是老丢三落四的嘛……”绿谷不好意思道,“轰君你也知道的。”

轰点头表示了然,然后继续切着肉排。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话题却总是不知不觉地漂移到爆豪身上。

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本就不那么拘谨的对话也更加随意起来。

“然后啊……小胜他啊……我还是搞不懂。”绿谷打了个酒嗝道,“每次被他盯着我就觉得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应该和他说些什么又说不出……”

“轰君,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嗝……”

“不过话说回来,轰君你,真的……是很温柔又可靠的人啊……”绿谷说着拿着酒瓶要给轰倒酒,一边起身一边说:“轰君,真的是我……重要的朋友了……”

轰看着绿谷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给自己倒酒然后说着世界上最残忍的话。

他向绿谷敬酒,然后一饮而尽。

啊……为什么会这样呢,他想。

桌上的玫瑰花鲜艳到扎眼,轰的理智早就在在崩溃的边缘。自己似乎太过沉迷于和绿谷之间的日常了,但是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他想和绿谷一起生活,但是他不仅仅想和绿谷生活。

这早就是清楚到不能再清楚的答案了但是自己到底在犹豫什么?轰在心里无数次的质问自己,左胸口袋里圆环状的物体在自己的胸口发烫,炙烧着他的皮肤、撩拨他的心脏。这是自上个冬天开始便一直伴随着他的最甜蜜的苦楚。

他也许可以嘲笑爆豪的莽撞,却终究也做出了和爆豪一样的事情。

“前辈一直在因为爆豪的事情困扰呢。”轰道。

“是的,从那天开始……”绿谷说着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那么我呢?”轰道,“我的感情也会让前辈困扰吗?”

轰说着从左胸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握住绿谷的手套在他的左手中指上。

“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做只会给前辈带来更多的烦恼,但是很抱歉,我已经没办法掩饰自己的心意了。”

“轰君……?”在酒力的作用下绿谷看着轰的动作没能做出太多反应,只是疑惑地呼唤着轰的名字。

轰手伸到耳后,他知道这样会让对方在段时间内不做出抵抗,他在用尽自己的全部技巧延长这个他期待已久的吻。

也许当这个吻结束之后他会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冰冷的话语,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如果有可能,轰想死在这个吻里,哪怕这个吻里面只有绝望。

他吻得很虔诚,温柔的舔舐着对方的口腔,像是对待什么易碎品一般。直到绿谷的手抵上他的臂膀。

绿谷想要结束这个吻,轰便也放开了。

两人面对着面大口呼吸着,绿谷看着轰,然后看了眼手上的戒指,道,“轰君,我……”

 “你不必现在给我答复,”轰道,“我会一直等到您答应我的那一天。”

——————————————

那一夜绿谷失眠了,轰的戒指还戴在他的手指上。

他不知道在那个吻后自己和轰是怎么一起坐车回家的,这种感觉和之前和爆豪吻后又不太一样。

戒指在窗外街灯的照耀下泛着漂亮的白光,绿谷苦笑着把它摘下来放进自己的口袋。

戒指戴在自己的手上的时候还有轰的体温,炙热的像是要灼伤自己一般。

有那么一瞬,绿谷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人生起来,自己生活中除了家人外最重要的两个人似乎都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时候变了一个姿态。

想了很多稀里糊涂有的没的,绿谷看这窗外的月亮。

有什么办法呢?生活还要继续……

明天找机会把戒指还给轰君吧。

——————————————

第二天绿谷一大早就骑车去了学校,出发前他看了眼轰家的窗户。窗帘是关的,轰还没有起床。

明明昨晚最多只睡了三小时,但是那天上午绿谷意外的没什么困倦的感觉。上完两个班的课,绿谷拿着便当走进了教师休息室。

把便当放进微波炉,绿谷从口袋里拿出昨天轰送给他的戒指发呆。

他还没想好今天要是遇到了轰应该怎么说,他定然是不会把戒指收回去的,但是这枚戒指在自己手里怎么想也……不太合适。

戒指在指尖变换角度,露出内侧精致的印刻——

SHOTOTODOROKI。

绿谷看着戒指苦笑,这时候休息室门前传来敲门声。

绿谷还没来得及把戒指收回口袋,来人就把门打开了。

是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没来得及打招呼,就看见绿谷所拿的那枚银色的戒指,便问道:“那枚戒指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绿谷道,“就是……呃……戒指。”

爆豪上前一把抢过了绿谷手里的戒指,看见了戒指内侧的刻字,那一瞬,前所未有有的恐惧占据了他的全身,恐惧带来的不安化作警戒和愤怒,爆豪压抑着自己的怒气,低声“那个阴阳脸,向你求婚了?”

“……”

 “你答应了他?”爆豪又问道。

 “没有……我打算今晚还给……”没等他说完,爆豪便上前把他压在了教师休息室的桌子上,道:“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

“我说的是……唔!!”

爆豪的唇舌在绿谷的口腔中肆虐,报复似的夺取着他嘴里的空气,双手环住绿谷的腰把收紧的衬衫扯出,把手伸入衬衫内向上移动。绿谷的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架在了爆豪的双肩。绿谷激烈地挣扎着,休息室的桌子发出巨大的声响。

爆豪吻够了,离开了绿谷的唇,转而在绿谷的肩颈啃咬,留下红色的痕迹。

“小胜……放……放手……”绿谷捶打着爆豪的背说道。

爆豪停止了大力的吮吸,勾起一边嘴角,道:“我早就说过了,你已经没办法要求我放手了。”

他一边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那枚戒指扔出了窗外。

爆豪的侵犯还在继续,绿谷只觉得脑内一偏空白,心中的声音不住的告诉他:不行,这样不行。

绿谷毕竟是26岁的成年男人,纵使与爆豪存在着一定的体格差,但是也不是没有逃脱的可能。绿谷用尽全身力气抓住爆豪的肩膀往前推,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然后乘机得以脱身。

“我觉得你我都需要冷静一下。”绿谷说着,走出了教师休息室。

————————————

下午上课的时候绿谷没有看见爆豪,无奈地在出勤簿上打了叉然后开始正常的上课。

他不是不能理解爆豪的心情,只是这种表达方式实在是太过……绿谷一时也不知怎么形容比较好,但是他的确需要和爆豪好好谈谈了。

下课后他收到了爆豪的短信:
“刚刚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

“我不想你和那个人在一起。”

绿谷看了爆豪的两条短信良久,回复道:

“课还是要好好上的啊。(欧鲁迈特贴纸:加油)”

————————————

那天绿谷回家回的很晚,下班后他在教师休息室窗户下的草坪找了一个半小时都没有找到轰送给他的那枚戒指。

冬天太阳落得早,绿谷骑车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冬天的风呼呼的擦过绿谷的脸,今年他的手没有冻,轰去年送给他的手套是最大的功臣。

在不知不觉中轰已经成为了自己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和爆豪一样。

爆豪用虎牙啃咬自己颈侧的疼痛依旧提醒着他中午发生过的事情,但是今晚自己还要面对怎么和轰解释戒指已经不在的事实。

绿谷有些头痛,不知怎么办才好。

回到家中他意外的看见轰正站饭厅帮忙布置餐桌,见绿谷来了,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知为何,看见站在那里的轰绿谷竟有了一种安心感。

在引子的催促下三人都入了席。

晚餐时间和往日一样,很快就结束了,饭后引子去客厅看电视,留绿谷和轰两人在饭厅收拾碗碟。

“轰君,昨天的事……”绿谷踌躇道。

“您不必这么早的答复我。”轰道,“戒指也不必还给我。”

“我正想和你说戒指的事情……那个……”绿谷下意识的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痛的颈侧,道,“那个……我不小心弄丢……”

“前辈,您脖子上的是……”轰打断了绿谷的话,伸手拨开绿谷的衬衫领子。

红紫色的吻痕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爆豪?”

“啊……不……”绿谷往后退,只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非常不妙。

轰收回手,眼中的神采比往常暗淡了几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今天我洗碗吧。”

轰洗完碗后就回了家,他说自己有些事情要处理。轰的工作绿谷一项是不问的,但是绿谷还是觉得轰怪怪的。

在客厅窗户前绿谷看着轰回家的背影,心情愈发复杂起来。

——————————————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爆豪迟到了,绿谷站在讲台前看见爆豪彷若无人的走进了教室,右脸上赫然有一块拳头大的淤青。

绿谷一瞬间明白了昨天晚上轰说的“事情”是什么。

那天中午他给轰和爆豪都发了一条短信,叫他们晚上来自己家吃饭。

每周的这个晚上引子都会去上陶艺课,刚好适合把这两位请到家里来,好好地把一些事情说清楚。

当天晚上绿谷提早了一点回家,一锅咖喱饭招待坐在桌前彼此不对付的两个人。看着他们脸上的伤,绿谷心里更不是滋味。

帮他们添好饭,浇上咖喱后,绿谷道:“你们昨天打架了是吗?”

两个人不说话。

“因为我?”

“……”

“你们不说话我也知道答案。”绿谷说道,“但是我不是你们争斗的筹码。”

绿谷是真的生气了,爆豪和轰感受到这一点,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看着眼前的咖喱饭。

绿谷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道:“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我的确是应该面对你们的情感了。”

“在没有直面之前就逃避,我这方面的确是个没用的人。这也是对你们的感情的不尊重。”绿谷说道。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慎重考虑你们的情感。但是也请你们,尊重我的选择。”

绿谷知道自己是一个在感情方面非常迟钝的人,正因如此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会一味地被动下去。

他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是他会努力去找到自己的答案的。

——————————

樱花落下的时候就是新学期了。

高三到了大家都忙了起来,爆豪也不例外。

爆豪自从当上班长之后国文成绩就没出过前十,光己阿姨高兴得就差没往绿谷家送锦旗。

花火大会之后他向绿谷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情感之后更加,像是要用成绩表达自己的爱慕一般在排名表上往上窜。

看见爆豪的成绩好绿谷自然是开心,但是爆豪喜欢乱写作文的毛病还是没改。

这回好了,直接写上了三行情书:

绿谷

老子的人

阴阳脸做梦去吧

写的还极为精妙,藏在日常的练笔里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平常的练笔绿谷就直接一个叉伺候过去了,要是正常的考试,绿谷还得认认真真地看完,忽略中间的部分给出一个客观的高分。有次绿谷实在是气不过,叫他拿着随笔本上台朗诵写作作业,爆豪拿着本子挂着一个不怀好意的笑,三步两步上了讲台——

“我喜欢的人,个子不高,但是我觉得刚刚好,名字……”

底下一片哗然,有好事者甚至开始起哄。

“好了爆豪同学你可以下来了。”绿谷连忙止住,爆豪压根没按他作业本上的念。自己本想惩罚爆豪的,却反倒被爆豪将了一军。

爆豪虽然停下了,却还开着本子站在讲台上,坏笑道:“老师,我还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啊。”

“是啊!!”

“我们也好奇啊,爆豪你小子什么时候有女朋友啦!!”

爆豪扶着讲台的一边看着台下的绿谷,一脸得意。

绿谷找了几个借口,换了下一个人上去念作文。

但是这些终究是高三紧张生活里难得的轻松片段,绿谷不知道多少次看到爆豪在没有人的教室看着习题,也不知多少次看见爆豪房间深夜的灯光。

每当看到这般努力的爆豪,绿谷便更加坚定了自己要用尽自己的全力为班上的学生保驾护航的决心。

在另一边轰的日子也不悠闲,毕业后生活重心转移到自己的资金运作和实业投资上让他变得比以前还要忙碌。这样的生活带来的结果是他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要粘绿谷。

有一天他拿着毛巾和换洗的衣服敲响了绿谷家的门,道:“前辈,我家热水器坏了,可以借用吗?”

绿谷没多想,就放他进来了。

轰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绿谷正坐在饭桌上改作业,往绿谷背后一贴,凑了个湿漉漉的脑袋看着绿谷在改什么。

他喜欢看绿谷改作业,苦恼的、满足的,各种小表情非常可爱。

“不要凑过来啊!身上全是水!!会打湿作业的。”绿谷抬手用小臂把轰推开,轰一脸委屈,道:“不让凑啊……”

“会弄湿啊!”

“哦……”轰悻悻道:“那我一会儿来。”

洗澡间传来吹风机的声音,然后是脚步声。

“我吹干了,现在可以凑了么?”轰靠近道。

“……随便你。但是你可别得寸进尺。”

 “遵命。”轰一边说着一边在绿谷通红的耳尖印上轻吻。

绿谷当场红了脸,把轰推开了说着自己还有工作要做,叫他哪凉快哪呆着去。

这一天吃到了甜头,之后连续几天轰都说自己家热水器坏了要求借用浴室,绿谷实在是受不了每天他借此机会过来亲亲碰碰,防不胜防,在周末的时候亲自带了扳手锤子去轰家把热水器修好了。

轰站在一边看着绿谷的动作,一脸委屈。

这一年里的生活就是这样,忙碌、无奈、却又充实温暖。

在这样的日常里,有什么情绪逐渐在绿谷的心里萌芽了。

自己是被爱着的,哪怕这份爱再笨拙、再让自己哭笑不得,但是自己的确是被爱着的。

——————————- 

这一年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是自己班的毕业式。

他的班今年考得非常好,不仅在成绩方面,家长给学校的反馈也是清一色的夸奖。他也因此得到了不少前辈的表扬。远在海外的欧鲁迈特听说了还特地打了电话过来表示祝贺。

“我就知道你会是一个好老师的。”欧鲁迈特在电话里说道。

绿谷接到电话的时候眼睛里就早已是泪水满盈,听到这句话更是控制不住的大哭出声。搞的电话那头欧鲁迈特手足无措。

时间过得太快。三年前的春天,自己第一次接触到这些孩子,开始学会像个班主任一样去关心爱护他们,努力地让他们在这三年里获得成长,拥抱自己的未来。其间他有过彷徨、有过质疑,但是最终这些孩子都陪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一路走来。

站在这个角度,他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每个人稚嫩的面庞。

他们的确长大了。

绿谷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往下掉,底下的学生看到这一幕连忙道:“老师您哭什么呐,不是说要一起拍照的嘛!”

“是啊是啊,之前说好的!”芦户起身起哄道。

他们虽然劝着绿谷不要哭,自己却红了眼眶。

切岛在一边拍着上鸣的背,道:“兄弟,上台表演个装傻!”

“诶——不要吧?”

“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儿一样,上啊上鸣!”

吵吵嚷嚷,打打闹闹,和往常一样,只是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最后一次班会是在歌声中结束的。他们打开了多媒体,一起唱了不少疯狂的歌。

绿谷站在一旁听,小声地跟唱。

在集合的前几分钟,爆豪上台点了一首歌。

绿谷没想到爆豪会上台,他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全班一起安排好的惊喜。

靠窗靠墙的同学关上了灯和窗帘,在歌曲前奏响起的时候他们从抽屉里拿出了银白色的荧光棒。全班一起唱道——

Look at the stars,

(看那漫天繁星)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它们为你而闪耀)

两年前的记忆在脑海中仍旧生动,此时却有了更加深刻的意义。

绿谷的眼泪终于落下了。

————————————

毕业式上爆豪做了学生代表,看着被强行提上裤子扣好衬衫裤子的爆豪,绿谷觉得非常有趣。

看着自己的学生一个一个从礼堂舞台走过,从校长手里接过毕业证书,绿谷一边忍着眼泪一边拿着照相机拍到内存全满。

一边的丽日提醒了他很多次现场有专业的摄像师但是绿谷不停,说这种照片自己拍才更有意义,丽日看他执念这么深自然也懒得再管他了。

典礼结束之后学生们就可以回家了,和学生们道别后绿谷抱着相机一个人回到了教室。

教学楼里空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什么人还在这里了。

绿谷一个人走上了自己走过千万次的台阶,走进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教室。

课桌整齐的摆放着,窗户没关,风吹进来带起了浅色的窗帘。

这是他最后一次走进这个班了。

也许下次他还会走进这个教室,但是那时这里已经不是这个班了。

绿谷靠在教室后方的桌椅看着窗外,窗外的樱花正开着,微风拂过吹起几篇花瓣进了教室,落在绿谷面前。

他在这个教室度过了三个春天,从这个教室看了三季的花。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

他见证了一群人的成长,也看见了自己的成长。虽然知道自己还有诸多不足,但是自己成了一个被大多数人认可的好老师,并且被自己的偶像表扬了。他和自己的青梅竹马吵过架,然后被他告白了。他认识了一个叫做轰焦冻的后辈,并且被他求了婚。

想到后面两个,绿谷无奈地笑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但是三年的时光就是这样的,回过头来看那些曾经让自己的纠结的、懊恼的事情都变得不那么让人感到痛苦了。

绿谷的手机在不停地震动,是来自爆豪和轰的消息:

“你在哪里?你还想让老子等到什么时候?”

“前辈,我在校门口等您。”

绿谷笑着点下了那条早就编辑好的短信的“送信”按钮。然后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窗外的风还在吹,清爽而又温暖,就像他在等待的那个人。

对了,在这三年里,他爱上了一个人。

曾经的萌芽在这些日子里成长成有魔法的藤蔓侵占了他的所有思绪。他爱那个人,而那个人也爱他爱到无所保留。

他想了太多太多。

直面自己的情感本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只是在那之后很多之前的点滴都变成了最甜美的回忆。心中有个声音一直在催促他做出这个决定。

他想早点告诉对方自己的感情,想早点给对方的爱给出回应。

而那最后的答案在他的心里已经呼之欲出了——

绿谷听见走廊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他站起身,微风拂起他的发。

“铃——”

放课铃响了,是时候交出自己的答卷了。

—END—

这一回没有下一话传送啦,但是有↓

 轰出胜小说本《放课后最喜欢的你》本宣+预售

写在后面

时至今日,《放课后最喜欢的你》终于完结啦!!

感谢一直以来追文的你!!!(抹泪)

放课后的大纲一波三折,但是我想表达的主要还是成长吧。

最后结局还是决定使用开放式的,您猜对了吗🙇

放课后最喜欢的你,狭义上说的是绿谷老师无误,但是与此同时也指的的他们三个在这个过程中的成长吧。

这样一路走来真的是很感慨,甚至没有什么要完结的实感,某种意义上我的放课铃也响了w

这几天要开始正式校对和排版啦,然后等这边忙完就开始筹划新坑。

所以说真的不来一本吗?→点我点我

还有一些有关于这部的碎碎念→【后记】(地址见评论)

除此之外,私心想看看各位老师对这篇的看法啦qwq请不要大意的用评论砸我好不好!

 

评论(24)
热度(152)
  1. 南🌸冰糖绿茶饼干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