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胜出】LOST LOVER

※无个性社会

※研究员咔x人鱼久

※ooc  文笔很差

※刀子预警

※来自随机抽词:人鱼  监/禁

BGM:苍井翔太-Endless Song

 

 

从它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世界就是浅蓝色的。

蓝色的玻璃里无色的液体轻抚他的视网膜。也让一切在这条人鱼的眼里失去了色彩。

在它的人生中,第一次看到的颜色是属于那个人的红色的眼眸。

那个人的手抚上玻璃,面无表情的看着在玻璃内的自己,然后张开了嘴巴——

“实验品715号。”

“这是你的名字。”

 

 

起初,那个人只会在中午出现,在容器顶端的开口投下饵食。

人鱼怕生,缩在器皿的角落看着墨绿色的食藻缓缓落下,直到那人离开后才捡起吞食。

那人每天都来,有时穿着白色的长衣,有时则是各种颜色的薄衫。

人鱼对各种颜色充满了好奇,可不知为何,它总记得第一次见这个人类是看到的那双漂亮的眼睛。

该用什么语言去形容那种红色呢?

人鱼毕竟只是人鱼,它想了很久,却终究没能得出个答案。

它尝试着在那人来的时候往上游,只是为了看看那人那双红色的眼眸。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短,终于有一天人鱼鼓起勇气把头探出了水面。

那人像是被他吓到了,向后退了一不,手中的饵食洒在地上,钢铁的容器发出不小的声响。

人鱼被钢铁撞击的声音吓了一跳,墨绿色的长尾一甩回了水池最角落的藻群中。

人鱼的心脏砰砰跳,不仅是因为惊吓,在空气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满了它的全身。这种感觉让它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让它回到水面上去,像是镌刻在记忆最深处的讯息,人鱼挣扎着从藻群里探出头来。

透过容器中满盈的液体,人鱼看到那个人的金发。饵食缓缓地落下,人鱼顺着饵食下落的轨道重新回到了水面——

这一次,它终于对上了那双红色的眼睛。

一种熟悉的感觉在一瞬间充满了它的身体,眼泪顺着蓝绿色的腮线落下,和池中的水融为一体。

“……别哭啊,笨蛋。”

那个人这样说,伸手抚起了人鱼墨绿色的卷曲长发。

他的动作很小心,每一个震颤都饱含着深情。

 

在那之后,那个人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

他在池边放了一个小桌,偶尔他过来的时候会坐在这个小桌前在一堆白色的东西上用可以流出黑色水的东西勾画。

人鱼虽然好奇,却只能在一边的水箱里远远地看着。

它不会说话,张开嘴只能发出喑哑而尖锐的鸣叫。它想那个人和它玩,爬上容器的顶端摸摸它,却终究没能找到办法传达自己的愿望。

——————————————

DAY62:

饵食中的药物剂量已经加大到了最开始的十五倍。实验体身上目前没有出现排斥反应。


爆豪在实验记录本上写下这样一段,本想再写些什么,刚落下第一笔就停下划掉。

摘下眼镜,他抬头看着正在不远处趴在玻璃上注视着自己的墨绿色生物。

墨绿色生物的长发在水中散开,一缕一缕的像是神话中的绸缎。

光从容器顶端落下,在容器里的人鱼在这一瞬圣洁的宛若神祇。

——————————————

 

人鱼的世界变成了它从来没有见过的颜色。

淡淡的,有点像那个人眼睛的颜色,但是又不是。

饵食从水面飘落下来,带着那种颜色的丝线缓缓进入人鱼的口腔。

人鱼想触摸那些线,带着鳞片的手带动水流,丝线就这样散在浅色的水里。

最近它愈发的嗜睡了,但是睡的却不安稳。

在顶端看着天窗上落下白莹莹的光的时候天却黑了,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正在落下,像每天中午自己吞食的那些食藻一样顺着水流落到池底。

头脑昏沉,身体使不上力气,眼睛里只有头顶那道白色的光透过池水,变成那种诡异而美丽的颜色。

这让它又一次想起那个有着漂亮眼睛的男人。

那个人最近不再来了,房间却并未因此而变得空无一人。

每天都会有几个穿着白色长衣的人进到这个房间,看着容器中的它说着它听不懂的话。

它开始想念起那个蓝色的世界了,想念那个会在顶端抚摸他的头发,沉默着的男人。

他想念……想念……

它又开始困了。

——————————————

人鱼最近常常做梦。

梦里它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那里有很多颜色,有很多桌子,有白色的纸片,有很多不知道用途的东西。

那个人也在,远远地站在它的前方。

它想游过去,问他为什么不来看着自己了。

但是尾巴在干旱的地面上无法动弹,在阳光下那个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KA——”

声带拉扯着,只发出喑哑而无意义的单音。

梦醒了。

 

——————————————

爆豪胜己再次回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天后的事情。

二十天之前他因为个人情感申请离开这个项目一段时间,他需要一点时间去思考自己和这个项目可能拥有的未来。

他在积满了灰的床上抽了十包烟。烟灰落在身边的正头上,烟味掩盖了房间里不属于他的味道。答案也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成熟而冰冷。

当他回到那个灰色的房间,看着实验池中粉色的液体,他转身对身边的助手说道:“明日继续加大剂量。”

他不再敢看水中那双墨绿的,宛若宝石般明亮的眼睛。

就像他不敢再触碰在被烟灰尘封的那段记忆一般。

——————————————

人鱼每次醒来都能在水中闻到自己血的味道。

身体总是出现不知从何而来的淤青和肿胀,还有不知来由的疼痛。

疼痛带走眼泪,然后融化在池水里。

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而周围的水也越来越接近那个人瞳眸的颜色。

它开始向往沉睡,在睡梦中它得以摆脱这幅躯体的疼痛,得以在阳光下呼吸新鲜空气,得以远望那个人的背影。

有一天夜晚,它被熟悉的脚步声惊醒了。

远远的它看见那个人的影子,在红色的水中它看不真切,只是头顶的那个黑影告诉它他正在远方注视着自己。

水中充满了化学试剂刺鼻的味道。

人鱼挣扎着起身,甩动那条闪着光的墨绿色尾巴——

上升的身体挣脱右手插着的针管,带来让它熟悉到麻木的痛觉。

疼痛中它看见那个人站起身,血红色的眼睛在血红色的液体里变得空洞而哀伤。

不知道为什么,它觉得冷了,水流拍打在身上像冰一样刺骨的痛。

水流是冰冷的,但是和人鱼的此刻的心境相比却是温暖的。

水流再冷,它也能让自己活下去,而在空气中宛如幻境的真实反而让它看不到未来的任何一丝光明。

在这个红色的世界里,曾经名为绿谷出久的人鱼终于想起了梦里自己追寻不到的答案,终于记起了自己曾经拥有的属于他和……爆豪胜己的记忆。

身体愈发的冷,尾巴也在这份寒冷中彻底失去了力气。

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沉下去,它听见有什么落水的声音——

那个人跳进了水里,和自己一起沉入水底。

——————————————

在这个红色的世界里,他们最后一次接吻。

一口空气被渡进了爆豪胜己的口腔。

从紧抱着自己的人类的怀中挣脱,人鱼最后一次甩动它那条祖母绿色的尾巴。

人鱼不会说话,但是在水流中爆豪胜己仿佛听见了那个人说——

“活下去。”

——————————————

Mermaid变异疾病是一种急性、传染性的疾病,其特征为人类的形态特征改变,逐渐出现鱼类所拥有的特征,并伴有失忆,对水有依赖性等并发症状。据媒体报道,近十年来全球已经有至少三千人死于Mermaid变异疾病。目前没有有效的治愈方法。

近日,有一科研机构在Mermaid变异疾病的研究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该机构表示他们的研究成果将对Mermaid变异疾病的治愈具有革命性的指导作用。


——————————————

五年后。

 

“爆豪博士!对于这次疫苗问世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

 “您参与这次疫苗的研究是否和您的同性恋人,因为Mermaid变异疾病而离世的绿谷出久研究员有关呢?”

 “我的研究实现了我们的共同愿望。”

“那请问这个疫苗有名字吗?”

“…………”爆豪停下脚步,转身道——

“LOST LOVER。”

—FIN—

写在后面

最近写东西很不顺手,去就去玩了题箱!!题目是(美人鱼 监禁 合影)。本来想加照片意象进去的什么咔酱起身撞倒了桌子上的合影被久看到啦这样的,觉得多余,就没写。

病毒元素一直很想写了,一直写不出自己想写的感觉,在这次努力的写了,结果越写越难过hhh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啦~有缘我们下个故事再见(比心)

评论(21)
热度(130)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