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胜出】没有明天

※无个性社会 年龄操作有

※杀手咔x少年久

※ooc  文笔很差 肉沫 谋/杀 流血 有

※非典型美式公路片PARO

 

BGM:
Troulble maker-내일은 없어(没有明天)
 Eagles-Hotel California

 

盘子里放着一块全熟的牛排,加了太多香料却还是有一股不新鲜的味道。

零星的几个气泡让加了太多水的可乐看起来比牛排稍微可爱一点。

也就是可爱那么一点点。

至少它是冰的,在只有油腻的褐色吊扇的大厅它带来的凉意是那么的可贵。

热得受不了,绿谷把只看了两页就看不下去的畅销书放在一边。

继父还在隔壁的修车房和别人吵架,那双耀武扬威的黑色短靴踢在电路箱上发出和他的大嗓门不相上下的噪音。

觉得讨厌,却也说不出多余的话,只是对着盘子里开始冷的牛排发呆。

来到这家公路旅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了。

这个男人和自己说要带自己去洛杉矶见母亲。母亲半个月前离开家的时候没有说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只是说自己去参加某个朋友的婚礼。

蹩脚的谎言。

和这家公路旅馆洒在牛排里的辣椒粉一样让人讨厌。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是那天下午,继父坐在吧台和那个褐色头发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服务员调情。

那个男人点了一杯啤酒,坐到自己的对面。

“那个……”

“嘘——”

“啊,不是……”

“闭嘴,海藻头的小鬼。”

男人用那双红色的眼睛蹬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把视线投向绿谷身后的某处。

顺着那道视线过去——

是自己的继父。

 

 

“看见了没,那个一看就很人渣的白人混蛋。”

“啊……嗯…………”

“有人雇我杀了他。”

“……嗯。”

“不多说点什么吗,阴郁书呆子小鬼。”

“啊……他是我继父。”

“我知道。”

“这……这样啊。”

“……♪”

“你就不怕我……阻止你吗?”

“反正你也不想让他活下去吧。”

“……”

“并且要报警的话,杀死你一个也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天真烂漫的雀斑小鬼。”

男人说着摸了摸下巴上金色的胡渣,手臂带动外套的布料在右边的口袋勾勒出手枪的形状。

M1911A1。

 

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

 

意料之内,继父带着那个棕色头发的大胸女招待占领了两个人一起住的房间。

绿谷没来得及离开,躲在衣柜里他听见那个年轻女人甜腻而放浪的喘息。

那个女人有点南方的乡村口音,尖锐刺耳,一声一声震着绿谷的耳膜。

他还抱着上午那本畅销书。

衣柜的缝里照进几丝橘色的灯光,它让在黑暗中的绿谷有些晕眩,却连书上的一张插图都没办法照亮。

绿谷把耳朵贴在木质的衣柜上,隔壁在看橄榄球转播,那场比赛今天下午自己在大厅看过了,2-0,一点悬念都没有。

衣柜里的霉味让绿谷觉得很不舒服,但是这里让他安心,至少在这里他可以不用面对自己的继父正在出轨的现实。

他想起那个红色眼睛的刺头男人。

他看起来二十几岁吧?

比自己大个四五岁的样子……

他什么时候会进到这个房间?也许会有警察找自己做笔录,自己说些什么比较好?

啊,母亲那边自己应该怎么说……

 

“反正你也不想让他活下去吧。”

 

那个人的话,又一次的出现在了绿谷的脑海。

 

不知道为什么,他仿佛听到了楼下大厅里的吊扇发出卡塔卡塔的声音……

循环往复……

无聊得就像自己的人生。

 

绿谷睡着了,让他醒来的是皮靴踩在老旧地板上的声响。

他知道是谁来了。

房间里还亮着灯,床上传来继父的呼声和女招待的粗重的呼吸声。

绿谷壮着胆子把衣柜的门推开了两公分,好让他可以看见那个男人走进来——

“他会不会发现我。”

“他会杀死我吗?”

绿谷这样问自己,没有答案。

 

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时间是凌晨2:48,但是绿谷知道已经3点了。

12分钟的时间差,门开了。

那个男人走进房间的时候硬底靴的声音吵醒了继父,继父从床头柜拿出枪,还没来得及举起,他的血就在旅馆白色的被单上开出了花。

“小鬼,你不会去报警的吧。”

那个人把枪收起来,对着衣柜的方向说道。

绿谷听到他的话后从衣柜里爬了出来,继父的枪就掉在他的手边——

“嘭。”

 

“啧,那个女人,不去管她就好了啊。”

“你是笨蛋吗?”

男人一边生气一边把两具尸体塞进了后备箱。

绿谷低着头,手里还拿着那把继父的枪。

里面已经没有子弹了。

绿谷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那拿起枪的一瞬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是一个下午,她对自己说:

“小久,我遇到了一个人……我觉得,说不定他能带给我们幸福。”

那天阳光很好,照在漂亮的香樟树上;又在自己家漂亮的白栅栏上投下精巧的影子……

那是一个理想的世界,从厨房里飘来的是松饼的馨香。不曾有绝望的哭吼,不曾有铁锈味的血腥臭。

“她只是想要幸福。”

 

 

“我会带你一程,”那个男人说道:“然后我们就此别过,你这个头脑堵塞的小鬼。”

绿谷坐在副驾驶,默默地系好了安全带。

“你他妈也不动动脑子,也不想想你这样做给老子添了多少麻烦。”男人点了一支烟,一边骂着一边发动车子,又暴躁地说了几句脏话,把车子开出了公路旅馆的停车场。

“如果觉得烦人的话就杀掉我好了。”绿谷说道。

男人一愣,猛吸了一口烟,道:“杀了你我有什么好处?有人给我钱吗。”

“奇怪的小鬼。”

 

绿谷在男人的车上找到了一张公路地图,男人应该是打算把自己放到下一个城镇让自己下车回家。

男人说要是警察问起来他可以说自己被绑架了,这样回归常识社会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没好到哪里去。

绿谷也知道,自己的确是给人家添麻烦了。

黑暗里看不清周遭的景色,绿谷只能盯着车灯照亮的那一小段沥青路发呆。

男人开了广播,听了一会儿像是觉得无聊,叫绿谷从挡光板的夹层里拿了一张CD塞进CD口。

“我们这样好像公路电影。”绿谷说道。

男人没理绿谷,却唱起了CD里的乡村乐。

 

男人的车是很老的型号,红色的,和他的眼睛是一个颜色。

两个人趁着天还没亮,找了一个公路服务区停车加油。

“天亮之后警察就会追过来吧。”绿谷道。

“不然呢。”男人还捏着在加油站外就掐灭了的烟头,抬头看着远处已经开始泛白的天。

“真的好像公路片哦……”

“吵死了。”

“我不想回去。”

“……你在说什么傻话。”

“我不想回到你所谓的‘常识社会’里去。”

“…………”

“油加满了,我们上车吧。”

 

 

男人上车前又点了一支烟,却被绿谷抢了过去扔到地上。

男人下巴上的胡渣有点刺,绿谷也不喜欢他嘴里烟草的味道——

但是他喜欢和男人接吻的感觉。

 

爆豪想要推开绿谷,却终究在这个吻中缴械投降。

绿谷的吻技实在是烂的可以,纯粹只是为了纠缠而纠缠。

爆豪不喜欢被动,在绿谷开始有些缺氧的时候爆豪掌握了这个吻的主动权。

主驾驶的门已经关上,座椅也被调到最大。

失去主动权的绿谷在其他方面极尽所能的讨好着爆豪。

未经人事的后()穴一边吞吐着爆豪的性()器一边流着血。他扭动着腰肢,紧绷的后背撞到方向盘中心,连喇叭声都带上了一份属于他的,疯狂而绝望的情()欲。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在叫嚣着:

“不必温柔,占有我……”

“带我走——”

 

 

CD播放着,车内窄小的空间里充斥着乡村乐和后备箱传来的尸臭。

爆豪从后视镜看见躺在后座的绿谷的睡颜。

这个孩子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和自己一样。

那又怎样?

爆豪看着天与地交界处公路的尽头——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啊。

 

—FIN—

 

写在最后

今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重温了胜出夜战的漫画截图,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起了Trouble maker的那首《没有明天》,和歌词没太大关系,主要是这首的MV我太喜欢了hhh

觉得,那种不管不顾明天的胜出挺好的。

突然想写一个这样一个美式公路片感觉的东西……然后爆字数了hhh

总觉得写的有点支离破碎的感觉吧hhhh乱七八糟的……
脑子里都是有胡渣的年上咔和忧郁的久……然后一句一句的叫久ガキ觉得迷之性感
不知不觉就写出了这种东西hhh反应过来又熬夜了。

一边听歌一边写的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是很喜欢这种亡命天涯题材的歌啊w这里附上这次一边写一边列表循环的歌单→点这里

不知道我想传达的东西有没有传达到w

对了对了,中途出现的枪的型号是随便百度的,懂行的小伙伴求轻喷

最后,这篇姑且也是杀手题材了w不知道您是否满意呢 @cici想睡觉 

200fo点梗,到此终于!全部完成!

我滚回去背书啦!!

评论(25)
热度(142)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