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轰出胜】放课后最喜欢的你(14)

※无个性社会设定架空年龄操作有

※大三角  应该是甜

※实习生轰→班主任绿谷←DK卡

※OOC 文笔不好(土下坐)

※※撞梗致歉 本回轰主场

BGM:kagrra-四季

 

 

前回:【目录列表

 

“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男人道。

“焦冻噢。”

“……不关你事。” 

“你越来越像你妈了,真是不像话。”

“你有什么颜面提她?!”轰怒道 。

这是绿谷第一次看到轰情绪失控。在他的印象里轰总是安静而稳重的;没有太多表情,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而这时的他大声的吼着眼前不知名的中年男子,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发抖。

被叱喝的中年男子并没有因此绽露出丝毫怒色,只是抱臂道:

“正视自己吧,你面前只有回到我身边这一条路。”

“你身上流着的可是我们轰家的血。”

轰至始至终没有回头看过男人任何一眼,但是随着男人说出的话语,他握紧双拳,身体抖动得更加厉害。

中年男人看着轰的背影,没再多说些什么。临走前他扫了绿谷一眼,冰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温度,充满了一种居高临下的威压。

这种威压让绿谷感到恐惧,但是这是一双他曾经在轰的脸上看到过的,一摸一样的眼睛。

————————————————

 
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颤抖。

也许是愤怒吧。

他在街角的反射镜里还是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背影,而这个背影曾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噩梦中。

那是有关于他童年的梦境。

记忆中儿时的自己基本上没有离开过自己家的老宅,那是一座在别人看来大的有点过分的古老宅邸。但是在轰焦冻的记忆中,它是狭小、黑暗而冰冷的。

当轰炎司,也就是他应当唤作父亲的这个男人出现在这座宅子里的时候,一切让他觉得压抑的因素都会成百上千倍的压在他尚还幼小的心灵之上,除非这个男人离开才会有所好转。

这是一个没有期待的童年,就连哭泣和逃避这两个词也因为是软弱的象征被早早的强行从轰的字典里驱除。而他唯一的港湾就是自己的母亲。

她是一个温柔而浪漫的女子,在轰炎司不在家的时候她会把轰从家教身边带到院子里,看四月的花开,听六月的蝉鸣,拣十月的落叶,触摸一月的雪。她会在午休的时候让轰躺在她的臂弯,扇着扇子给他讲她想出来的童话。她的童话并不那么完整,甚至有些时候会自我矛盾,但是那毫无疑问是轰焦冻这个男孩最喜欢的东西。

她会画画,在方形的画本上写上诗,把难字注上音,然后用彩笔画上简笔画,放在轰的枕头底下。

她还会很多很多……共同组成了这座黑暗而冰冷的堡垒里属于这个男孩唯一的温暖和光芒。

然后有一天,他连这道光芒都失去了。

轰炎司是爱过母亲的,但是这份爱最后在独占欲里失去了它本该拥有的形状。轰从来没有觉得母亲的离开是错误的。因为名为血脉的枷锁始终折磨着被关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

 

指甲嵌进手心的疼痛感将轰焦冻拉回现实,对上绿谷关切的眼神。

“啊……他会因为我露出这样的表情啊”轰想。

“轰君……”绿谷试探道。

有距离感的关心,轰的脑内突然闪过不久前他在仓库前看到的紧抱着爆豪的绿谷的背影。

一些没办法说出口的隐秘欲望充斥了他的内心,并且愈发躁动起来。

绿谷的肩膀碰触到自己的身体,这让轰有一种能够感受到绿谷的心跳和体温的错觉。

他想起那个上午在医务室里自己未完成的渴望。

轰焦冻侧头看向绿谷,一点点的拉近两人的距离。

“你……还好吗?”绿谷被周围路人盯得红了脸,侧过头躲避轰的靠近。

而他抗拒的动作激活了轰体内残存的理智,并使它重新占据上风。重新拉开两人的距离,轰已经不敢再去看绿谷写满疑惑的眼睛。

“抱歉前辈,”轰低头说道:“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们改天再约吧。”

“……”绿谷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轰的样子只好道:“好。”

两人一起走进地铁站,却坐上了反方向的列车。

————————————————

 
当天绿谷回家后给轰发了不少留言消息,有有关自己中途告别的道歉,有有关于和轰一起看展真的很开心的感谢,然而更多的还是对于他的担忧。

轰一直到很晚才回复他:

“让前辈担心真的很抱歉,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能和前辈一起看展我也很高兴。”

“我先睡了,后天见。”

绿谷看着轰的回复,思考了很久才回复道:“后天见,晚安。”

————————————————

 
周一早晨绿谷来的比以往要晚一点,引子因为忘记买了回程的火车票,和光己两个人直到昨天晚上十二点才回到家里。于是第二天早饭的任务就落在了绿谷的头上。想着今天会见到轰,绿谷还是忍不住自己担忧的情绪,而这种顾虑让他煎糊了两个鸡蛋。

到学校的时候轰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子阅读器,甚至比以往还要专注,直到绿谷坐到他的身边才连忙打了个招呼。

“前辈今天来的有点晚。”轰道。

“做了早饭才出门的,”绿谷笑道:“我多做了点,中午要不要一起吃。”

“……”

“嗯?”绿谷看着轰的表情有一瞬间僵住,尴尬道:“毕竟那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我还是想和你聊聊……”

“并且我做了厚蛋烧哦,我最擅长的就是厚蛋烧!虽然也做的不怎么好吃就是了……”

“还是不了,”轰道:“我……刚好下午有点事,想向前辈请假。”

“这样啊……”绿谷没想到会被轰拒绝,只好端起点前辈的感觉说道:“请假的事情我这里是没问题的,你去饭田那里领张表走个程序就好。”

轰相当拘束的站起身向自己道谢,绿谷坐在沙发上有点不知所措。

在那之后,绿谷发现轰一直在躲着自己。周二下班的时候他上交了一张为期三天的事假申请单,自己没有理由拒绝,只好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轰的转变让他相当不适应,绿谷不止一次的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让这位优秀的后辈要做出这样的举措,但是终究还是没能找到一个比较合理的答案。

当天午休结束之前绿谷在洗手间和轰正对着打了个照面,绿谷刚醒不久,睡眼迷蒙的从休息室走到洗手间。说实在的当时他还是挺尴尬的,中午睡觉觉得衬衫领子勒得慌就解开了两个,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不像样子。在这个时候遇到从洗手间里出来的轰,两个人不由自主的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好巧啊……”绿谷挤出一个笑道。

“是的。”轰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啊,好的。”

绿谷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还有和自己擦肩而过的轰的身影。

—tbc—

下一话更新→【15

写在后面

嗯,说到做到的原长度。

在轰的家庭加了一些私设抱歉qwq

继咔酱线之后轰线也陷入了焦灼,果真有些心结不解开是不行的啊。(唠叨)

下一章依旧是轰线。

评论(17)
热度(147)
  1. 南🌸冰糖绿茶饼干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