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请不要fo这个号,fo→@ankohirai

【轰出】琴

※无个性社会设定 架空 年龄操作有
※钢琴老师轰→高三生绿谷
※OOC 文笔不好 不知所言
※※撞梗致歉

200fo点梗,梗源 @promise  :
想看天才钢琴教师轰x勤奋努力学生久不知道接不接受


接受,但是我好像跑题了(土下坐)

真的很矫情的一篇QWQ全篇不知所云……确定这样还要看嘛?那就继续吧

这不是绿谷第一次来到这个教室,半年前最后一次社团活动之后他经过这里,那是一切的开端。
他听见自己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妙琴声。而演奏出这样音乐的是一位陌生的青年。
绿谷站在走廊里看着青年的双手在琴键上舞动,乐音随着手指的按动带着汹涌的情感将听到这段音乐的绿谷环绕在其中,这是他从来没有听见过的旋律。绿谷好像在这段旋律里听到了什么,却又一闪而逝了。
小心地把书包放下不发出任何声响,绿谷坐到冰凉的地板上,一直听到这场只有他一个听众的独奏会闭幕。
在那之后的几个月里,绿谷几乎每天都会在音乐室隔壁的教室里找一个角落,把当天的作业翻开等待那个青年的到来。
他会来、不会来、早来还是晚来,对于绿谷来说都是当天最让他在意的事情。这样的情感让他自己也有一点摸不着头脑。
青年不来,他就坐在原地把作业写完,一直到封校铃响才缓慢的收拾起书包沮丧的回家。青年来,绿谷就会趴到走廊窗前,看着他的背影,听他弹完今日的乐章。
绿谷不懂音乐,乐理知识也仅限于从小到大音乐课教会的DO、RI、MI、FA。但是他确确实实每次都听的入迷了。
他也许不知道黑键白键各有多少个,但是他知道按动它的人的人有一双修长漂亮的手,指腹覆着一层薄茧;他也许不知道琴弦是怎样排列才会发出这么多不同的音阶,但是他知道让他发出声响的人一直都在为他所不了解的事情悲伤。

……这让他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这种秘密的多愁善感给他带来的只有第二天更加想要见到这位名为轰焦冻的青年的渴望。
对了,忘了说了,绿谷知道这位青年的名字的时候,已经是他迷上他后第三个月的事情了。

——————————————

春去夏来,绿谷拥有了有史以来最痛苦的一个暑假。
虽然有预料到两个月的分别会让自己饱受折磨,但是真正面对这个现实的时候他还是几欲抓狂。
他去打工,给自己报了个钢琴班,和小朋友一起从五线谱学起。通过这个来缓解自己对于那个青年和他的音乐的思念。
超龄定型的手要纠正过来让绿谷吃了不少苦头,但是看着自己眼前的曲谱变得一点点复杂起来,而自己的手指也愈发灵活,他会乐观的去想自己也许的确是离那个人近了一些。而这一切又会在深夜他所播放的用手机录下的旋律中被无情的击破。
“为什么你会这么悲伤。”
绿谷恍惚入梦,他梦见了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他的臂膀宽阔,腰背挺直,音乐教室里的钢琴对于这样的他来说显得有点过分小气。
应当怎么说才好呢,绿谷想过无数次,果真还是那种电影里出现过的金碧辉煌的音乐厅最适合他,灯光打在他和漂亮的三角钢琴上,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的琴音所带来的美妙的混响。
但是就算是在梦里,他一如既往的坐在那座跑音的老旧钢琴前,用修长的手指弹出悲伤的旋律。
“你为什么这么悲伤啊。”绿谷在梦里鼓起勇气问道。
“因为我失去了我爱的人。”
“对于你来说,这些旋律有什么意义吗?”
“惩罚。”青年道:“把我拉回痛苦的惩罚。”
梦到这里突然结束,绿谷才发现原来自己想知道的一切,那些旋律早就给出了答案。

——————————————

开学后,高三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绿谷的学业变得更加忙碌。
他还是坚持着每天经过这个教室,却只是看看青年的背影不敢再做停留了。
天渐渐冷起来,这使他不由得想起那双漂亮的手。
鼓起勇气,他用暑假存下来的钱买了一双手套,在轰来音乐教室之前放在钢琴上。包装袋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圣诞快乐。
离圣诞还有一个多星期,这不过是个蹩脚的借口。
那天绿谷坐到自己常坐的角落,焦急地等待着轰的到来。
脚步声,停顿,迟疑……琴凳移动的声音。

一曲《圣诞颂》。

——————————————

高三生没有假期,绿谷却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困扰的。

每天他会带一些小东西去学校。

一张空白的旅游明信片。

一张曲谱。

一本书。

一颗椰子糖。

明信片被夹在乐谱里被带走,留下的是北国光景的旋律。
曲谱被带走,第二天留下的是绿谷看不懂的复杂乐章。
书放在教室的角落,绿谷每次来都能看见书签移动。
椰子糖被吃掉,塑料糖纸被拆开的声响带来的是有点儿椰子糖般清甜的音符。
他的旋律依旧忧郁,却不那么悲伤了。

——————————————

毕业的那一天。
绿谷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走进那个教室,在教室门前,他站了很久。
距离轰会出现在那个教室还很长的时间,而自己却打算先一步离开了。
就在这时,从音乐教室传来钢琴的声音……
在琴声里,绿谷听到忧伤和不舍,还有一种自己不曾听到过的情感。
绿谷闭上眼睛,想要从这琴声中寻找到答案。
乐音突然停止,从音乐教室的走廊窗户里伸出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指腹覆着一层薄茧。然后是一个有着漂亮蓝色眼睛的青年的脸。

“你还会来吗?”

“会。”绿谷听见自己的声音回答道。

—fin—

写在后面
是 @promise 亲的点梗。
感觉有点跑题hhh非常抱歉。大概就是一个因为事故失去了亲人却没来的及见最后一面所以选择退居二线的天才音乐家轰x高三生久的故事,感觉自己没有讲清楚这个人设😂。我是完全不懂音乐啦……但是觉得能用音乐传递情感真的很好。收到这样的点梗还挺有挑战性的,遇到不熟悉的题材和感觉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写的可能有点奇奇怪怪的……(心里打鼓)我去反思。

评论(8)
热度(103)
©南🌸搬家到新号详见置顶
Powered by LOFTER